彼时,顾家别墅内。

坐在电视机前的顾庭远和陈慧岚,一共换了十次电视台,都没法避开这场婚礼的全球直播。

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报道这场婚礼。

他们拿出手机也是关于婚礼的现场报道消息。

走到外面,连外面的广告屏,都仿佛被征用了。

只要他们还睁着眼,他们就无可避免的要去观看这场婚礼。

鄙视的顾家别墅内,寂静一片,佣人都不敢随意吱声。

顾庭远坐在沙发上,穿着朴素的家居服。

这几年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几岁,失去了顾氏香水集团,手里的钱也挥霍了不少。

身边的女儿,一个疯了,一个却不见了踪迹,从去了北连国就再也没了音讯。

坐在沙发上的顾庭远连连叹气,陈慧岚也一脸郁郁寡欢。

回首这大半辈子。

他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没有给予顾易柠一个完整的家庭关爱,没有尽到养父的责任。

以至于……

这场世人艳羡的婚礼。

举世瞩目的婚礼,他们却连被邀请入场的资格都没有。

傅寒年没有邀请他们,顾易柠更是提都没有提一句。

飞往心意岛的飞机。

连给他们顾家人的空位都没有留。

“再怎么样也把她养大了啊,喝喜酒都不请我们未免太过分了,庭远,要不,我找几家媒体过来,对我们进行一个专访,让全世界都知道知道她有多忘恩负义,一家人再怎么记仇,哪能隔了这么多年还记着。她怎么也是吃我们顾家的米长大的。这么没良心,媒体报道出来,外界肯定要对她进行诟病,这个婚,她别想结的这么开心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