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车勇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很精彩,有震惊,有不解,有疑惑,也有不甘……

他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林昆,口中呢喃道:“这,这怎么可能!?”

林昆嘴角淡然的一笑,“这还不算什么呢。”话音未等落罢,整个人突然沉肩向前,同时抓住车勇的手猛的向前一拉,车勇整个人顿时失去了中心,向前就趔趄了过来。

“林小友,不要!”

坐在餐厅里的车老,猛的站了起来,大声的冲林昆喊道,“手下留情啊!”

车国海的脸色也是大变,在他们看来,林昆这么沉肩往前一撞,至少要将车勇的肋骨撞断,这都是轻的,重的话恐怕一下子就将车勇撞的吐血,甚至整个人也要半废了。

车勇可是车家年轻一代里唯一的男丁,这么一个好苗子如果就这么废了,那么车家未来的压力只能落在车玲玲的身上,车玲玲毕竟是女儿身,将来是要嫁人的,那么车家的未来……

车老和车国海这父子俩的脸上同时紧张了起来,定力稍差的车国海,更是冷汗直接从脑门上渗了出来。

八指捏起面前盘子里的一粒儿花生米,脸上一副轻松的表情,花生米往半空中一抛,稳稳的落尽了嘴里。

“啊……”

车勇脸上的表情也是大骇,他有心想要躲闪或者趁机发起攻击,已经来不及了,林昆手上的强大力道,让他感觉一阵的后怕,他的力量在林昆的面前,竟仿佛泥牛入海般渺小。

眼看着自己的胸口就要撞在林昆的肩膀上,车勇暗暗的一咬牙,已经做好了胸骨被撞碎的准备,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大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胸前,他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堵墙顶上,然后整个人突然随之被向上以擎,一下子就双脚离地起来。

不等车勇反应过来,他已经被林昆给举在了半空,他浑身上下的所有力道,这时没有了着力点,都使不出一丝力道来。

林昆猛的将车勇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抛,顿时就听呼通的一声闷响,车勇直接将那名贵的真皮沙发给撞翻了,他整个人直接滚落在了地上,被沙发给压在了下面。

客厅里站着的佣人,见此情景尖叫了起来。

林昆拍了拍手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车老和车国海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,八指的一粒儿花生米刚刚吞下。

“勇……勇子!”车国海连忙回过神,向着客厅里就跑了过去,来到被撞翻的沙发前,这时车勇费力的将沙发掀开,从沙发下艰难的爬了出来。

车国海赶紧上前扶起,道:“勇子,你没事吧?”

车勇脸色难看的低着头说:“爸,我没事。”旋即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,拱起了双手,说:“林先生,我……服了!”

林昆笑着说:“身手不错,不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力量足了,还是要更快一点,任何花哨的招式,那只是对付普通人有用,真正到了高手的境界,拼的就是力量和速度。”

车勇再次的拱起双手,道:“多谢林先生指点,我……记下了!”

林昆走过来,拍了拍车勇的肩膀,道:“只是切磋,不用这么认真。”

车勇低着头说:“刚才林先生已经是手下留情,否则的话我恐怕已经废了。”

林昆笑着说:“说好的点到即止。”

林昆回到了餐桌旁,车勇和车国海也回来了,车老马上拱起手感激的对林昆说:“林小友,多谢你的手下留情!”

林昆笑着说:“车老,你太客气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