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两个少女坐上一辆特别的飞车,驶离城市,加速向行星南半球飞去。驾车的少女已经摘了帽子和墨镜,露出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。旁边的短发少女也摘了墨镜,斜靠在车门上,用手支着脸,正想着心事。她的脸要稍稍的冰冷一些,线条也更加的棱角分明,只是眉宇间有淡淡的阴云。

两人的容貌不分上下,只不过在王朝中其实都不以容貌闻名,一个靠智商,另一个则是依靠战争才华。

驾车的少女看了看时间,说:“现在距离下一次定位检查还有4个小时,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赶回去,不用担心。不过刚刚那个姓谢的家伙真是气人,明明做着混蛋的事情,还那么理直气壮。”

短发少女轻叹一声,说:“他也不能说有错,错的也不是法律和程序,说实话,我现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错了。”

“管他呢!”

飞车很快穿过小半个行星,驶入一个大城市。它如幽灵般无声无息地飞入城市,那道耗费重金打造的警戒和监视网对这辆飞车全无反应。

片刻之后,她们就进入一间非常普通的公寓,坐在了沙发上。

房门砰砰敲响,十分粗暴。

短发少女显已习惯,并没有动。果然,房门只敲了几声,就被粗暴推开,几个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冲了进来。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少女,几人都有失望之色。

为首的寸头男人一脸横肉,盯了少女一会,才道:“挺老实的嘛,林兮。这么多天了都没想着跑,你这样,我一身格斗术都没法发挥啊!”

林兮头都没抬,淡道: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就滚。”

寸头男人不以为意,道:“你现在是监视居住,我就是监视你的人,每天到你这来逛一逛是我的职责。我现在怀疑你有潜逃的倾向,因此要搜索一下你的住处!那么先从哪搜起呢?你卧室的衣柜?”

这时客厅房门推开,少女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,冷笑道:“现在司法部都是这个德性了吗?”

寸头男人有些意外,眼神在少女身上游走了一遍,问:“你是谁?”

少女冷道:“监视居住没说不能会客,你也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。还有,你眼睛再乱看,小心我挖了它!”

寸头男人一声坏笑,道:“我还偏要看看你是谁……”

他抬起手腕,一道扫描光束照在少女身上,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反馈回来的结果居然是权限不足,无法查询!

寸头男人吃了一惊,他手腕上的终端直接联通司法部主脑,而他自己虽然官不大,可是权限着实不低,可以直接查询到少将以下的任何人身份。显然这少女身份绝不简单。

不过他想了想,露出玩味的笑容,带着油气地说:“看不出来,还挺大的。不过管你是谁,现在都这时候了还跟姓林的关系这么好,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,说不定现在部里就有人正盯着你们家里查呢!你要不要对我好点,说不定将来还能帮你一把。”

“心怡。”林兮叫住了正要爆发的少女。

寸头男人抚着头顶短发,笑道:“原来叫心怡啊,名字还成,挺像个艺名。我现在惹不起你,但恶心下姓林的还不是问题。你们去卧室搜,看看她有没有藏什么违禁品。好好地搜,说不定就能在哪件内衣里找到把枪……”

两个风衣男人直奔卧室而去,然而才刚刚迈了一步,身体就横飞出去,重重撞在墙壁上弹回,当场晕死。

寸头男人大吃一惊,随后双眼一眯,道:“你想要逃跑?”

“说对了。”

寸头男人本来只是习惯性的威胁一下外加泼脏水,没想到竟等来了这个回答。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拔出手枪对准林兮,狞笑道:“你刚才那句话我可听到了。”

“又怎样?”林兮眉梢微挑,冷道:“就你这点道行,也能翻得起浪花?”

寸头男人还没来得及说狠话,眼前忽然一花,手枪已经到了林兮手中,变成了一团废铁。随即林兮以腰为轴,由腰及肩,以肩带臂,由臂运腕,纤纤五指划过一道不可言说的美妙弧线,抽在他的脸上!

寸头男人凌空飞起,飞旋三圈后才撞在墙上,弹了回来。他还没落地,后颈就被林兮握住,运力一推,就是一头撞在墙上,一颗脑袋完全栽进墙面。

林兮回手,把他拔了出来,随手一抖,将他抖醒。

寸头男人还没回过神来,眼前又飘来纤长五指,这回是左手。

反向飞旋撞墙后,他后颈又被林兮拿住,脑袋再次砸进墙里。

如是三醒三晕,林兮才算收了手,任由男人种在墙上。由始至终,寸头男人高达40的格斗术都无从发挥。

其实刚刚林兮如果是力由足生的话,一巴掌就能把男人那格外粗壮的颈椎给扇得断成几截。

林兮拿出一方毛巾,慢条斯理地擦着手。旁边李心怡看得有些呆,片刻后方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这是……受委屈了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